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经韬文苑>>正文
我的父亲
2021-04-16 16:45   审核人:   (点击: )

——19财管1班 甘秀梅

我的父亲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一个贫穷的大山里,家里有四兄弟,父亲排行老二,在弟兄中算是读书比较厉害的一个,但是当时的条件并不允许父亲继续读下去,因此父亲只读了个初二就退学了。按照当时的习俗,家里的弟兄有了一定的能力后便可分家独自闯荡,19岁的父亲没有要房、也没有要地,只是向家里人要了一千块便独自来到湖北闯荡。修过皮鞋,做过瓦匠,收过破烂,做过苦力,没有朋友,没有家人,虽然很苦但也却在后来的几年里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成了家。33岁那年我的降临,家里的开销变大,加上那年雨季连绵,泛滥成灾,鱼价连跌,作物产量骤减,家里的状况便一下子跌入谷底,为此母亲决定外出打工,父亲在家务农带孩子,可是这一去便再也杳无音讯,父亲也至此承担了父亲与母亲的双重责任。

可是一个大男人哪会带什么孩子呀!喂奶,换尿布,哄睡……从笨拙到熟练的能够从我的哭声中辨别出是饿了,还是该换尿布了。白天背着我到地里干活,有时候也经常夜里打着个灯去割猪草。更艰难的是家里米缸都见底连基本的奶粉钱也凑不够的时候,从来没求过人的父亲低头去找人借钱。父亲是信守承诺的人,所以那段时间得到了邻里的许多帮助。父亲对我从不吝啬,宁可自己的日子过得差点,也不愿我吃不饱穿不暖,所有我需要的东西不说有多么的昂贵但一定不会太差。对于带孩子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他就会去请教邻居。会买书仔细研究,婴儿要注意什么,什么该吃,什么吃了对婴儿有好处,有疑问的地方他会用铅笔勾出来,要记住的东西他会把他写在一个纸板上。突然想起《请回答1988》德善的父亲曾说过的一句话,“德善啊,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我的女儿啊,稍微体谅一下吧。”细数着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父亲的呵护下我也健康平安的长成了大姑娘。也时常会有人问我,你会羡慕那些有妈妈的人吗,其实还好我一点也不羡慕,因为我真的真的很幸福,我的父亲给了我所有的爱,甚至比别人更多一点点。

上了中学之后,在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少,每个月放假回家要不倒头大睡,要不赶着成山的作业,和父亲的交流的机会也越来越少。父亲似乎也明白,每次想拉着我说点什么,看着我在忙又欲言而止,只是默默的给我做各种好吃的。每天晚上照常提醒我喝牛奶早点睡觉,可能是对自己期望太高,可能是想为父亲争口气,可能是我极强的自尊心,拼了命的努力,却迎来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加上身体的原因,我开始不爱说话,会不由自主地落泪,会彻夜难眠,甚至有点自闭。昏倒那天,迷迷糊糊的听见父亲在床边说:“人生啊,哪有那么多必须要做成的事,努力了做不成,就不做了,有什么要紧,学历是锦上添花,但没有花的孩子也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尽力就好,你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便是我最大的心愿。”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父亲只要有时间就会大老远给我送午饭,给我讲一些开心的事。因为父亲的陪伴我也渐渐地从那段阴霾的日子里走了出来,即使后来真没有如我所愿,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但我和父亲仍是高兴的,因为我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健康平安才是一生中最最最重要的。

我的父亲他有点世俗,有点贪小便宜,有点不可理喻,甚至有时侯有点虚假,但他却努力的教我所有美好的品质。他想我成为好的人,一切的不堪他都一个人承受,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女儿。他很平凡,什么都给不了我,却什么也给了我。他会在菜市场和大爷大妈为几毛钱而讨价还价,会厚着脸去找人要各种好处,也会去为了一点小事和别人争执,更有时候会夸夸其词的向别人炫耀自己,也会因为带他住宾馆而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

上大学后,偶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张爱玲说过的一句话“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我有时候就想啊,要快点长大,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成为一个能让父亲倍感骄傲的人,成为父亲坚实的依靠。又是一年九九重阳节,距离家304.8公里的父亲可能在田间地头独自忙碌吧,拨通电话和父亲聊起了家常……电话那头、电话这头是一片欢声笑语……

九九重阳,久久相伴,愿我的父亲健健康康,平安喜乐。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9-2021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地址:湖北省黄石市桂林北路16号
电话:0714-6355093  邮编:435003
ICP备案号:鄂ICP备15021563号-1

 

我的父亲

日期:2021-04-16作者:

——19财管1班 甘秀梅

我的父亲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一个贫穷的大山里,家里有四兄弟,父亲排行老二,在弟兄中算是读书比较厉害的一个,但是当时的条件并不允许父亲继续读下去,因此父亲只读了个初二就退学了。按照当时的习俗,家里的弟兄有了一定的能力后便可分家独自闯荡,19岁的父亲没有要房、也没有要地,只是向家里人要了一千块便独自来到湖北闯荡。修过皮鞋,做过瓦匠,收过破烂,做过苦力,没有朋友,没有家人,虽然很苦但也却在后来的几年里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成了家。33岁那年我的降临,家里的开销变大,加上那年雨季连绵,泛滥成灾,鱼价连跌,作物产量骤减,家里的状况便一下子跌入谷底,为此母亲决定外出打工,父亲在家务农带孩子,可是这一去便再也杳无音讯,父亲也至此承担了父亲与母亲的双重责任。

可是一个大男人哪会带什么孩子呀!喂奶,换尿布,哄睡……从笨拙到熟练的能够从我的哭声中辨别出是饿了,还是该换尿布了。白天背着我到地里干活,有时候也经常夜里打着个灯去割猪草。更艰难的是家里米缸都见底连基本的奶粉钱也凑不够的时候,从来没求过人的父亲低头去找人借钱。父亲是信守承诺的人,所以那段时间得到了邻里的许多帮助。父亲对我从不吝啬,宁可自己的日子过得差点,也不愿我吃不饱穿不暖,所有我需要的东西不说有多么的昂贵但一定不会太差。对于带孩子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他就会去请教邻居。会买书仔细研究,婴儿要注意什么,什么该吃,什么吃了对婴儿有好处,有疑问的地方他会用铅笔勾出来,要记住的东西他会把他写在一个纸板上。突然想起《请回答1988》德善的父亲曾说过的一句话,“德善啊,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我的女儿啊,稍微体谅一下吧。”细数着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父亲的呵护下我也健康平安的长成了大姑娘。也时常会有人问我,你会羡慕那些有妈妈的人吗,其实还好我一点也不羡慕,因为我真的真的很幸福,我的父亲给了我所有的爱,甚至比别人更多一点点。

上了中学之后,在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少,每个月放假回家要不倒头大睡,要不赶着成山的作业,和父亲的交流的机会也越来越少。父亲似乎也明白,每次想拉着我说点什么,看着我在忙又欲言而止,只是默默的给我做各种好吃的。每天晚上照常提醒我喝牛奶早点睡觉,可能是对自己期望太高,可能是想为父亲争口气,可能是我极强的自尊心,拼了命的努力,却迎来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加上身体的原因,我开始不爱说话,会不由自主地落泪,会彻夜难眠,甚至有点自闭。昏倒那天,迷迷糊糊的听见父亲在床边说:“人生啊,哪有那么多必须要做成的事,努力了做不成,就不做了,有什么要紧,学历是锦上添花,但没有花的孩子也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尽力就好,你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便是我最大的心愿。”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父亲只要有时间就会大老远给我送午饭,给我讲一些开心的事。因为父亲的陪伴我也渐渐地从那段阴霾的日子里走了出来,即使后来真没有如我所愿,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但我和父亲仍是高兴的,因为我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健康平安才是一生中最最最重要的。

我的父亲他有点世俗,有点贪小便宜,有点不可理喻,甚至有时侯有点虚假,但他却努力的教我所有美好的品质。他想我成为好的人,一切的不堪他都一个人承受,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女儿。他很平凡,什么都给不了我,却什么也给了我。他会在菜市场和大爷大妈为几毛钱而讨价还价,会厚着脸去找人要各种好处,也会去为了一点小事和别人争执,更有时候会夸夸其词的向别人炫耀自己,也会因为带他住宾馆而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

上大学后,偶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张爱玲说过的一句话“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我有时候就想啊,要快点长大,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成为一个能让父亲倍感骄傲的人,成为父亲坚实的依靠。又是一年九九重阳节,距离家304.8公里的父亲可能在田间地头独自忙碌吧,拨通电话和父亲聊起了家常……电话那头、电话这头是一片欢声笑语……

九九重阳,久久相伴,愿我的父亲健健康康,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