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经韬文苑>>正文
桥头桥尾
2021-04-19 15:34   审核人:   (点击: )

——19电商2班 邱肖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还有这咯吱咯吱的车轮声。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温暖的太阳和陌生的人群,我向奔流的河水和树枝上的小鸟问好。自从那次洪水后,我昏睡到了现在,它们说我也应该醒了。我看着这大千世界,心里很是温暖。

秋天到了,从我身上来来往往的马车少了,我正准备闭着眼睛休息,一个沧桑的声音说道:“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我抬头看向他。他是一个衣衫简陋的失意少年,他站在我的背上望着远方的的老树乌鸦叹着气道:“看来我这一生都只能漂泊了,这大好的时光也就只能如此了。你这马儿都如此的瘦小,怕也是背不动我了,这秋天的风也是如此的冷啊,你看这夕阳都要回家了,可我却还不知道去哪里啊!”他牵着他的瘦马离开了我的背,嘴里念着“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向着远处继续走着。

我看着他的背影,可怜着这个少年只能一直漂泊,我希望他能安稳的过完这一生。我看着这奔流不停的河水,慢慢的让思绪跟着河水奔流。

那红红火火的灯笼笼罩着水面,远处的船只摇摆着。背上传来孩童嘻嘻哈哈的笑声、船夫的吆喝声,这热闹的晚上也过的很快,船夫们将船游回了岸边,孩子们也都回了家睡觉。夜晚的月亮也是如此的亮,人也是如此的稀少,岸边房屋上灯一直开着,里面的少年看着那远处的少女,那含情脉脉的样子亦是忧愁和不舍。那少女撑着油纸伞向我走来,她听着树上的鸟叫声、闻着晚风的味道。我突然着迷于如此美丽的画面,慢慢沉溺。“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少年淡淡的说出了这几句话,便熄了灯。

我看着这高大的房子、明晃晃的路和没有马就可以跑的车。心里很是震惊。他们说,那是高楼大厦、马路和汽车。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我的身边没有了熟悉的笑声和吆喝声,我每天只是和旁边的老树说说话,看着零星的人懒散的来往,过着这寂静的生活。

“老伴,你瞅这荷花,长得可真不赖,开了一满园呢。”沧桑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我晓得你最喜欢荷花了,可是你看不到了啊。”老头一脸失望的叹了叹气,慢慢的从我的背上离开,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他看向荷花,说道:“老伴,这可是咱俩认识的地儿。唉,可是你瞅不到了啊,我还想和你一起去看戏曲,去住孩子们的高楼、坐电梯、坐汽车,去看咱们的孙子……”老头说着说着就哭了。他便不再说话,就只是呆呆的望着满园的荷花。我看着这天慢慢的黑了,老头还是站着我的背上。“爹,你咋不回去呢。”一个年轻男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天都黑了,咱们回去吧。”“儿子,你瞅,你娘在那里看荷花呢。”老头指着远处的荷花,笑着说道。儿子向老头指的地方看去,说道:“咱们去那里找娘吧。”便扶着老头离开了。

这世间的故事太多,人一生也不过寥寥几年。人终究会被年少不可得的东西而困扰,但是困扰后的我们,得到的是成长。远方的的人和身边的人,都是值得被爱的。与我们平凡又平凡的人,有可能会有不平凡的一生。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9-2021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地址:湖北省黄石市桂林北路16号
电话:0714-6355093  邮编:435003
ICP备案号:鄂ICP备15021563号-1

 

桥头桥尾

日期:2021-04-19作者:

——19电商2班 邱肖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还有这咯吱咯吱的车轮声。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温暖的太阳和陌生的人群,我向奔流的河水和树枝上的小鸟问好。自从那次洪水后,我昏睡到了现在,它们说我也应该醒了。我看着这大千世界,心里很是温暖。

秋天到了,从我身上来来往往的马车少了,我正准备闭着眼睛休息,一个沧桑的声音说道:“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我抬头看向他。他是一个衣衫简陋的失意少年,他站在我的背上望着远方的的老树乌鸦叹着气道:“看来我这一生都只能漂泊了,这大好的时光也就只能如此了。你这马儿都如此的瘦小,怕也是背不动我了,这秋天的风也是如此的冷啊,你看这夕阳都要回家了,可我却还不知道去哪里啊!”他牵着他的瘦马离开了我的背,嘴里念着“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向着远处继续走着。

我看着他的背影,可怜着这个少年只能一直漂泊,我希望他能安稳的过完这一生。我看着这奔流不停的河水,慢慢的让思绪跟着河水奔流。

那红红火火的灯笼笼罩着水面,远处的船只摇摆着。背上传来孩童嘻嘻哈哈的笑声、船夫的吆喝声,这热闹的晚上也过的很快,船夫们将船游回了岸边,孩子们也都回了家睡觉。夜晚的月亮也是如此的亮,人也是如此的稀少,岸边房屋上灯一直开着,里面的少年看着那远处的少女,那含情脉脉的样子亦是忧愁和不舍。那少女撑着油纸伞向我走来,她听着树上的鸟叫声、闻着晚风的味道。我突然着迷于如此美丽的画面,慢慢沉溺。“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少年淡淡的说出了这几句话,便熄了灯。

我看着这高大的房子、明晃晃的路和没有马就可以跑的车。心里很是震惊。他们说,那是高楼大厦、马路和汽车。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我的身边没有了熟悉的笑声和吆喝声,我每天只是和旁边的老树说说话,看着零星的人懒散的来往,过着这寂静的生活。

“老伴,你瞅这荷花,长得可真不赖,开了一满园呢。”沧桑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我晓得你最喜欢荷花了,可是你看不到了啊。”老头一脸失望的叹了叹气,慢慢的从我的背上离开,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他看向荷花,说道:“老伴,这可是咱俩认识的地儿。唉,可是你瞅不到了啊,我还想和你一起去看戏曲,去住孩子们的高楼、坐电梯、坐汽车,去看咱们的孙子……”老头说着说着就哭了。他便不再说话,就只是呆呆的望着满园的荷花。我看着这天慢慢的黑了,老头还是站着我的背上。“爹,你咋不回去呢。”一个年轻男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天都黑了,咱们回去吧。”“儿子,你瞅,你娘在那里看荷花呢。”老头指着远处的荷花,笑着说道。儿子向老头指的地方看去,说道:“咱们去那里找娘吧。”便扶着老头离开了。

这世间的故事太多,人一生也不过寥寥几年。人终究会被年少不可得的东西而困扰,但是困扰后的我们,得到的是成长。远方的的人和身边的人,都是值得被爱的。与我们平凡又平凡的人,有可能会有不平凡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