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一生
2020-08-10 10:02 杨雅琴  审核人:   (点击: )

——19工商管理类三班 杨雅琴

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

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鲁迅

他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与外界封闭,充满着贫穷与愚昧。他的父母生了四个孩子,加上他,就有了五个。他后来想起时,仍旧不太明白,为什么过的那么贫穷,还要一个接一个生孩子,说他们爱孩子吧,可孩子来临时,他们一点也不快乐。

一般来说,作为老幺的他,应该是家里最受疼爱的那一个。可能是他运气不好吧,出生时,正赶上家里最贫穷的时候,大人连自己都养不活,也就对他的生死听天由命了。也是他生命顽强,靠着每天剩下的汤汤水水活了下来。至此以后,家里多了一张嘴,怎么办呢?他只能自己干活来给父母“还债”——还他给家里带来的负担。

再大些,家里境况好了,但他却担负起了家里的各种家务。每当哥哥姐姐在外面开开心心的玩时,他总是很困惑,也曾去问过父母,他能不能和哥哥姐姐一起去玩,可在得到父母的一巴掌后,他再也没提过。村里,与其他小孩去玩的相反的道路上,总有他相对于同龄人来说太过瘦小的背影提着桶晃悠悠的离开。

家里供哥哥姐姐去上学后,他也曾期盼过,渴望过。他曾偷偷溜去学校,趴在窗边听老师讲课,为老师讲述的世界感到向往,他也为得到一份贪玩的小孩丢弃的文具感到欢喜。老先生可怜他,见他实在喜欢读书,便在闲暇时教他写字,而当他提出为老先生干活抵债时,老先生拒绝了他,说他一个小孩,没什么债不债的。他愣了许久后,含着泪,向着老先生磕了三个响头,成了老先生的学生。

然而,好日子总是不长久的。痴迷于读书的他渐渐对家务不那么上心了,家里不如以前一样事事都准备好,总有遗漏。时间一长,便引起了父母的不满,再加上哥哥姐姐的告密,一下子,他的美梦便碎了。

他的父母在毒打他一顿后,拖着遍体鳞伤的他,用各种粗鄙不堪的语言站在老先生门前辱骂老先生,几乎毁了老先生的名誉,气的老先生犯了病,只能离开小山村去看病。几天后,新来的一个陌生的老师代替了老先生,老先生给他留下的书也被父母烧了,一切像又恢复了原状。只有他,失去了本就不多的东西,还被勒令不准外出,一日复一日的在小小的院子里做着沉重的家务。

越长大,他变得越木讷,也就越不被父母喜爱。他与哥哥姐姐的待遇仿佛两个极端,他也从未在意过,好像除了那些家务,没什么被他放在眼里。他唯一值得父母谈到的地方就是他的听话,每当村里人夸他懂事的时候,父母有了炫耀的谈资才会给他好脸色。

在哥哥姐姐快结婚时,他被利用到了极致。一天到头,起的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迟,总有干不完的活。在极度的疲惫之下,他病了。可病的不清醒的他,仍旧被父母拖了起来去干活。在哥哥的亲家来家里相看的时候,他已经快撑不住了,因为哥哥的一句“有人干活才更能让亲家满意”,家里破天荒给了他一个鸡蛋,让他冒着小雨干活。他独自在屋外听着屋内的欢声笑语,木然的吃完了鸡蛋,倒在了角落的狗屋旁。

邻居的小女孩透过未掩的门看到了他,看到了狼狈不堪,匍匐在地的他。他清楚的听到那小女孩跟同伴说:“你看,那人好像一条狗啊”。

他的一生,结束在年轻而又苍老的十八岁。

关闭窗口
 
  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一生

日期:2020-08-10作者:杨雅琴

——19工商管理类三班 杨雅琴

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

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鲁迅

他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与外界封闭,充满着贫穷与愚昧。他的父母生了四个孩子,加上他,就有了五个。他后来想起时,仍旧不太明白,为什么过的那么贫穷,还要一个接一个生孩子,说他们爱孩子吧,可孩子来临时,他们一点也不快乐。

一般来说,作为老幺的他,应该是家里最受疼爱的那一个。可能是他运气不好吧,出生时,正赶上家里最贫穷的时候,大人连自己都养不活,也就对他的生死听天由命了。也是他生命顽强,靠着每天剩下的汤汤水水活了下来。至此以后,家里多了一张嘴,怎么办呢?他只能自己干活来给父母“还债”——还他给家里带来的负担。

再大些,家里境况好了,但他却担负起了家里的各种家务。每当哥哥姐姐在外面开开心心的玩时,他总是很困惑,也曾去问过父母,他能不能和哥哥姐姐一起去玩,可在得到父母的一巴掌后,他再也没提过。村里,与其他小孩去玩的相反的道路上,总有他相对于同龄人来说太过瘦小的背影提着桶晃悠悠的离开。

家里供哥哥姐姐去上学后,他也曾期盼过,渴望过。他曾偷偷溜去学校,趴在窗边听老师讲课,为老师讲述的世界感到向往,他也为得到一份贪玩的小孩丢弃的文具感到欢喜。老先生可怜他,见他实在喜欢读书,便在闲暇时教他写字,而当他提出为老先生干活抵债时,老先生拒绝了他,说他一个小孩,没什么债不债的。他愣了许久后,含着泪,向着老先生磕了三个响头,成了老先生的学生。

然而,好日子总是不长久的。痴迷于读书的他渐渐对家务不那么上心了,家里不如以前一样事事都准备好,总有遗漏。时间一长,便引起了父母的不满,再加上哥哥姐姐的告密,一下子,他的美梦便碎了。

他的父母在毒打他一顿后,拖着遍体鳞伤的他,用各种粗鄙不堪的语言站在老先生门前辱骂老先生,几乎毁了老先生的名誉,气的老先生犯了病,只能离开小山村去看病。几天后,新来的一个陌生的老师代替了老先生,老先生给他留下的书也被父母烧了,一切像又恢复了原状。只有他,失去了本就不多的东西,还被勒令不准外出,一日复一日的在小小的院子里做着沉重的家务。

越长大,他变得越木讷,也就越不被父母喜爱。他与哥哥姐姐的待遇仿佛两个极端,他也从未在意过,好像除了那些家务,没什么被他放在眼里。他唯一值得父母谈到的地方就是他的听话,每当村里人夸他懂事的时候,父母有了炫耀的谈资才会给他好脸色。

在哥哥姐姐快结婚时,他被利用到了极致。一天到头,起的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迟,总有干不完的活。在极度的疲惫之下,他病了。可病的不清醒的他,仍旧被父母拖了起来去干活。在哥哥的亲家来家里相看的时候,他已经快撑不住了,因为哥哥的一句“有人干活才更能让亲家满意”,家里破天荒给了他一个鸡蛋,让他冒着小雨干活。他独自在屋外听着屋内的欢声笑语,木然的吃完了鸡蛋,倒在了角落的狗屋旁。

邻居的小女孩透过未掩的门看到了他,看到了狼狈不堪,匍匐在地的他。他清楚的听到那小女孩跟同伴说:“你看,那人好像一条狗啊”。

他的一生,结束在年轻而又苍老的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