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她和他
2020-07-27 15:54 丁伟  审核人:   (点击: )

 ——19电商 丁伟

淡青色的天和海浑然一体,整个夏天,时常会有海风吹过她的床帘。池西,喜欢在夏日,吹着风扇,啃着西瓜,哼着蝎子乐队的歌;喜欢在热烈的太阳下扒开石头,看着蚂蚁搬家;她喜欢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听蟋蟀的叫声;她喜欢在海边和她的好姐妹小花散步,因为那里的风总有大海的味道。她爱这座小镇,所以她把她的心思也埋藏在这里——那是一个她和那个男孩的故事。

天,墨如玉。凉,如水。那天,池西第一次看见刚搬来小镇的昊泽。原来他和她也在同一个班级。接下来有请各位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大家好,我是池西,池鱼思故渊的‘池’,东南西北的‘西’。我是......

音乐课上的他穿着白衬衫,弹着吉他,轻哼着蝎子乐队的Always Somewhere,像极了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从那时起她经常常偷偷的跟在他身后;就连经常赖着床,被老妈掀开被子打屁股的她像换了一个人,她会比平时提前半个小时在家门口等他一起上学,连池西的的老妈都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女儿。“我喜欢你”她面着阳光对他说,“无聊”他说。女孩抖抖肩膀不以为然。

小岛被蔚蓝的大海围绕,岛的四周停泊着帆船和渔船,渔民们撸着袖子在码头用渔网收集着鱼、虾、女孩披着长发在码头边嬉闹,夕阳就像一瓶洒掉的牛奶,倾泻而下的光线重叠在她的脸上,像极了小孩偷喝爸爸的酒后一般红。那天昊泽拎着为爸爸买来的小酒遇见了她,他愣愣的站在那。就像多年后,在万丈光芒舞台上的他,也可以在荧光色的海洋和狂热呐喊中看见和听见她一样。女孩转过头来,男孩收回目光,拎着小酒跑向家的方向,酒瓶和男孩的裤子摩擦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就这样伴随着怦然心动的感觉逃离了,此后,不知不觉的,昊泽喜欢一个人绕着远路跑到海边看着夕阳。池西想要和他打招呼,可是他头也没回的就走了,原来他真的不想和我做朋友——她想。

高考结束了,奋斗了三年的池西拼劲全力的想要和昊泽考上同一所大学,但结果遂不如人愿,昊泽考上了北城最好的音乐学院,而池西仅仅过了本科线,只能留在这座小镇里。池西和昊泽失去了联系,偶尔从好友小花那里听到他将要出道成为歌手。同样喜欢唱歌的池夕打算在小镇的小酒馆里做驻唱,第一次上台的池西紧握着吉他不知所措。一位客人穿着黑色衬衫和一破到底的牛仔裤,将黑色鸭舌帽压致最低,从酒吧桌面上的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片刻,他走上舞台,拿走池西手上的吉他,坐在圆椅上开始演奏,她也随着他的吉他声开始哼唱,台下的观众惊呼,久而久之也拿起手中的手机,打开闪光灯配合着音乐晃动,而只有池夕,离池夕最近的她看见了他——昊泽。演奏结束后,他们不是客套的寒暄,而是默契的在凌晨两点的酒吧阳台抽烟,原来在娱乐圈高压力的环境下,昊泽那么干净的男孩也学会了抽烟。四处飘荡的星火和着风坠入黑夜。“我喜欢过你”他说。

再后来,池西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小酒馆里唱着自己喜欢的老歌,昊泽成为全民偶像歌手,偶尔在换频道时会看见他努力发光的样子,池西嘴角微笑,她喜欢的男孩活成了她喜欢的样子,真好。

多年以后的一个冬天。室外雪已下深,室内炉火正旺,池西卷着奶奶针织的毛毯,盘着腿看着电视里的昊泽说:“我老公就是优秀。”池西咧着嘴笑,拿过昊泽递过来的咖啡。原来昊泽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了退圈,有的人稀嘘他可能得了抑郁症,可能觉得娱乐圈压力太大,他只说“我想念家乡小镇夕阳下的大海了。”池西手捧冒着热气的咖啡对着昊泽说:“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开始沉迷于我的美色的?”昊泽立马用手揉乱了池西的头发说自恋,落荒而逃。“呀,回来睡地板吧?!”

又是一个黄昏,整片大海被倾泻下的夕阳填满。昊泽走在海边,他想,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呢,也许是在那一次怦然心动的打酒记后,又或许是在音乐课上看见她认真听着自己刚学弹吉他的时候,但其实是在第一次,那句,大家好,我叫池西,池鱼思故渊的池,东南西北的西的时候,一眼,便是一生。

关闭窗口
 
  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她和他

日期:2020-07-27作者:丁伟

 ——19电商 丁伟

淡青色的天和海浑然一体,整个夏天,时常会有海风吹过她的床帘。池西,喜欢在夏日,吹着风扇,啃着西瓜,哼着蝎子乐队的歌;喜欢在热烈的太阳下扒开石头,看着蚂蚁搬家;她喜欢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听蟋蟀的叫声;她喜欢在海边和她的好姐妹小花散步,因为那里的风总有大海的味道。她爱这座小镇,所以她把她的心思也埋藏在这里——那是一个她和那个男孩的故事。

天,墨如玉。凉,如水。那天,池西第一次看见刚搬来小镇的昊泽。原来他和她也在同一个班级。接下来有请各位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大家好,我是池西,池鱼思故渊的‘池’,东南西北的‘西’。我是......

音乐课上的他穿着白衬衫,弹着吉他,轻哼着蝎子乐队的Always Somewhere,像极了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从那时起她经常常偷偷的跟在他身后;就连经常赖着床,被老妈掀开被子打屁股的她像换了一个人,她会比平时提前半个小时在家门口等他一起上学,连池西的的老妈都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女儿。“我喜欢你”她面着阳光对他说,“无聊”他说。女孩抖抖肩膀不以为然。

小岛被蔚蓝的大海围绕,岛的四周停泊着帆船和渔船,渔民们撸着袖子在码头用渔网收集着鱼、虾、女孩披着长发在码头边嬉闹,夕阳就像一瓶洒掉的牛奶,倾泻而下的光线重叠在她的脸上,像极了小孩偷喝爸爸的酒后一般红。那天昊泽拎着为爸爸买来的小酒遇见了她,他愣愣的站在那。就像多年后,在万丈光芒舞台上的他,也可以在荧光色的海洋和狂热呐喊中看见和听见她一样。女孩转过头来,男孩收回目光,拎着小酒跑向家的方向,酒瓶和男孩的裤子摩擦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就这样伴随着怦然心动的感觉逃离了,此后,不知不觉的,昊泽喜欢一个人绕着远路跑到海边看着夕阳。池西想要和他打招呼,可是他头也没回的就走了,原来他真的不想和我做朋友——她想。

高考结束了,奋斗了三年的池西拼劲全力的想要和昊泽考上同一所大学,但结果遂不如人愿,昊泽考上了北城最好的音乐学院,而池西仅仅过了本科线,只能留在这座小镇里。池西和昊泽失去了联系,偶尔从好友小花那里听到他将要出道成为歌手。同样喜欢唱歌的池夕打算在小镇的小酒馆里做驻唱,第一次上台的池西紧握着吉他不知所措。一位客人穿着黑色衬衫和一破到底的牛仔裤,将黑色鸭舌帽压致最低,从酒吧桌面上的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片刻,他走上舞台,拿走池西手上的吉他,坐在圆椅上开始演奏,她也随着他的吉他声开始哼唱,台下的观众惊呼,久而久之也拿起手中的手机,打开闪光灯配合着音乐晃动,而只有池夕,离池夕最近的她看见了他——昊泽。演奏结束后,他们不是客套的寒暄,而是默契的在凌晨两点的酒吧阳台抽烟,原来在娱乐圈高压力的环境下,昊泽那么干净的男孩也学会了抽烟。四处飘荡的星火和着风坠入黑夜。“我喜欢过你”他说。

再后来,池西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小酒馆里唱着自己喜欢的老歌,昊泽成为全民偶像歌手,偶尔在换频道时会看见他努力发光的样子,池西嘴角微笑,她喜欢的男孩活成了她喜欢的样子,真好。

多年以后的一个冬天。室外雪已下深,室内炉火正旺,池西卷着奶奶针织的毛毯,盘着腿看着电视里的昊泽说:“我老公就是优秀。”池西咧着嘴笑,拿过昊泽递过来的咖啡。原来昊泽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了退圈,有的人稀嘘他可能得了抑郁症,可能觉得娱乐圈压力太大,他只说“我想念家乡小镇夕阳下的大海了。”池西手捧冒着热气的咖啡对着昊泽说:“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开始沉迷于我的美色的?”昊泽立马用手揉乱了池西的头发说自恋,落荒而逃。“呀,回来睡地板吧?!”

又是一个黄昏,整片大海被倾泻下的夕阳填满。昊泽走在海边,他想,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呢,也许是在那一次怦然心动的打酒记后,又或许是在音乐课上看见她认真听着自己刚学弹吉他的时候,但其实是在第一次,那句,大家好,我叫池西,池鱼思故渊的池,东南西北的西的时候,一眼,便是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