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双生草
2020-07-20 10:49 杨鑫  审核人:   (点击: )

——17国贸一班 杨鑫

当欲望被极度放大,你,会作何选择? 

城郊处发现了一具女尸,深身酸臭,几只蛆虫在其口腔内缓慢地蠕动着,脸上有一道狰狞恐怖的疤,正不断住外喷着发臭的脓汁,一堆苍蝇在头顶盘旋,嗡嗡作响,似是想要掩盖无声的秘密。

“小天啊,你真好,去澳洲旅游给我们每个人都带了礼物。不过我的还是最大最好的,哈哈。”身为晴天的好朋友,苏乐言亲昵地蹭了蹭晴天的脸。

“得了得了,谁不知道你俩关系最好啊,显摆个啥劲啊!”坐在最后一排的沈默一边摆弄他的头发一边调侃。

“好了,给大家发礼物咯。”晴天清了清嗓,教室顿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兴奋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当然,除了林意之。

“走开,我才不要!”一阵不和谐的声音从沈默旁边的林意之口中发出,带着一脸器张的神情,晴天一脸尴尬,但也不恼,只是安静地将那份小礼物放在林意之的桌上。

“切,谁稀罕。”林意之拉开自己的板凳,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声音,像巫婆的尖叫般扰人心烦。林意之用大拇指和食指指尖处夹住那份精致的礼物,就像夹住了什么污秽的东西一样,撇了撇嘴,一下甩进了垃圾桶。

“喂,丑八怪,你器张什么啊!”苏乐言一脸愤怒,似乎马上就要动起手来。站在旁边的睛天小心翼翼地拉扯着苏乐言衣服的边角,想要阻止这场似乎因她而起的矛盾。

此刻的矛盾顿时让该班沸腾成了一锅粥,女生们叽叽喳喳议论起来,直到老师进了教室,她们才恋恋不舍地闭了嘴。

即使刚刚发生了小插曲,但毫不影响同学们都处在一种喜悦的气氛中。当然,也就没有人注意到玻璃窗户上倒映出的那张因嫉妒而逐渐扭曲、变形的脸。

晴天性格又温柔又体贴,深受身边人所欢迎,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不矫揉造作,不伪装,就像一片月光照耀在辽阔的平原上,洁白无瑕,一览无遗。

而林意之其实并不是一个太令人讨厌的人,只是因为小时候因火烧留的一块疤让她整日忧心忡忡。处于青春期本就格外敏感,时常若有若无的对着她的疤瞟一眼于她而言就像是残酷无比的刑罚。

“要是我是她就好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林意之这样想着,“哎!意之意之,无意为之。你的存在,是不是就像是个意外啊!”林意之百无聊赖地踢着石子,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格外狭长,就像遁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轰隆隆”,随着雷声的到来,雨点也不巧地砸了下来。

“妈的,鬼天气!”

林意之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径直跑向了离她最近的一家咖啡厅,拍了拍身上的雨水,林意之抬头向四周看去。人少的可怜,除了她只有一个年轻女人坐在里面,连服务员都不见人影。林意之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大概只有25岁,身穿一件黑色连衣裙,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透亮。怀中抱着一只黑猫,那黑猫正温顺地任由那女人抚摸着。林意之情不自禁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顿时自惭形愧。脸上的疤愈发烫人,像是在无时无刻提醒着她什么。她再次看向那女人,脸上不自觉地荡起嫉妒的神情。

恍惚间,林意之似是看见那女人向她招了招手,便像不可控制般地走了过去。

“小妹妹,你是遇见了什么烦恼吗?”声音说不上很好听,但却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林意之刚刚因下雨带来的焦躁感顿时被抹了个七七八八。

“嗯,陌生人,我……”林意之刚想倾诉却又不免防备般地止住了嘴。

“叫我霜好了”,女人一脸柔和继而说道:“你想让我解决你的烦恼吗?什么都可以,只不过最后,你得让我拿走一样东西作为交换。”

“切,神经病!”林意之一脸不屑。

“为何不试试呢?”语句轻飘飘的,但似乎有一种很强大的吸引力,林意之的心竟开始有些动摇。她轻启嘴唇,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第二天早上,当林意之手上拿着那颗“双生草”时,还是忍不住怀疑。霜的话似乎还萦绕在耳畔——只要两人同时喝下双生草化开的水,灵魂就能交换、不过这株草的确好看,只有两片叶子,但是纹理、形状,颜色各不同,就像是被捆绑在一起的。林意之着得有些出神,隐隐间、似乎听见了婴儿悲怆的哭泣和银铃似的笑声。林意之吓得手一颤、心脏仿佛受到重击一般,猛烈跳动,她赶忙收起了那株双生草。

体育课要上了,班上的人大多都走了。只有林意之一人坐在桌前,脸上微微有些紧张之色却又更像是兴奋。晴天瞧见林意之的丝丝不对劲不免关心地问了一句却又被林意之的一句“关你屁事”弄得讪讪离开。

待班上的人都走光后,林意之赶快拿起那株双生草,分别将两片叶子放进了晴天和自己的水杯中。顿时,双生草在水中飞快的旋转,溶解。水波一圈圈地荡漾开,化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

当林意之看见晴天饮下那杯水时,赶忙拿起水杯,正要喝时,却犹豫了。可看到晴天水杯中即将喝完的水,林意之一闭眼,仰头,喝光了自己的水。晴天,可别怪我,我只是太渴望变成你这种人了。

只是,太渴望。

太,渴望。

……

“老师!老师!晴天晕倒了!”

“咦?林意之怎么昏过去了?”

两阵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很好,看来起作用了。”林意之脸上那流异的笑容定格在晕倒的前一秒钟。

意识朦朦胧胧的,身体宛如经历了抽茧剥丝般的痛苦,脑袋涨得简直要爆炸了。头顶的灯光忽暗忽明,宛如被菟丝花缠住一般,极力想要绽放却又被迫收敛。

“我……这是在哪?”

“小天醒了!”一阵惊喜的声音从苏乐言的口中传来。

努力睁开眼,面前浮现的面孔有些陌生却又熟悉,记忆中似乎是自己的同学?等等,小天?!难道成功了?!忍住极强的不适感,林意之扭头望向旁边病床上躺着的人,可不正是自己嘛!林意之的心噗通噗通狂跳,望了望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再看看簇拥在“自己”身边的人,就算是林意之,也不由得开始厌恶起过去的自己了。不过没关系,现在她可要顶着睛天的皮囊过一辈子了。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打破了病房的宁静,坐在旁边病床上的“林意之”一脸惊恐地看着“晴天”,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然而,晕厥后的疲惫感在这一刻全部涌来,袭击了全身的每个细胞。“林意之”无力地瘫软在床上,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们都出去,我要睡觉了。还有,等会我醒来后买点吃的,饿死了。”开口的自然是“晴天”。

“好,我们都先出去,小天你好好休息。”苏乐言一脸担忧。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晴天”一脸不耐烦,但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给大家道歉,“对不起啊,我现在心情有点不好,难免有些烦躁,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小天,你不说我们也都理解。”苏乐言招呼了大家,便一起小心翼翼地踱着步子走了出去,只留下“晴天”和“林意之”在病房中休息。

“晴天”向四周望了望,然后一个踏步跨到了“林意之”的床上,握住了“林意之”的下巴,一脸开心道:“真有这么神奇哟!嘻嘻,别急嘛,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不知所措,其实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我们两个的灵魂互换了而已。以后嘛,日子就换着过喽!你呀,就好好给我呆在这副躯壳中。你大可以说出去,看看有没有人会相信你这样的一个人!啊哈哈哈哈!”

恶毒的笑声在“林意之”的耳中极速扩大,像来自地狱的魔鬼,那么可怕,令人不寒而栗。”而“林意之”什么也做不了,眼泪划过脸颊,在床单上爆裂开来,如同脸上那一块块丑陋的伤疤。

“好了好了,咱们去吃东西吧,我快饿死了。”“晴天”望着眼前的同学,心中突然像被撞击过一般,一瞬间的喜悦,一瞬间的疼痛如万花筒一般转换交织,失了最初的平静。

“晴天”带着一堆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病房,沈默本想叫林意之一起,望着女孩熟睡的眼脸,最后还是温柔地关了病房门。

“林意之”醒来望着眼前空空的病房,不由得委屈的哭了出来。这一切发生的事情来的如此蹊跷以至于她都不敢想象到发生了什么。然而护士的催促只得让“林意之”尽快离开病房。

眼见天色渐渐黑,“林意之”决定走回去,就是路有点远,两条腿要遭罪。只是她走着走着才发现,比腿还遭罪的是肚子。

闻着路边餐馆里时不时飘出来的阵阵饭菜香,“林意之”本就瘪了的肚子更加的饿了,终于在路过有一个餐馆时再也走不动了,站在门口捂着肚子闻着诱人的饭菜香,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正馋的两眼放绿光时,忽然听见有人背后“嗤嗤”地笑了起来,“林意之”愤怒的转过头去,就看见昏黄的路灯下,背着书包的高挑少年脸上刺眼的笑容。

“林意之”吃完一碗,抬头看见沈默碗里的饭还剩一半,才后知后觉觉得不好意思。

沈默眼皮没抬,却全然看穿了她的心思,夹了块肉放到“林意之”的碗里,说道:“吃饱点,才好有力气继续走回家。不过你是不是回家的方向反了,你这是要去哪啊?”

“林意之”毫不客气将碗里的肉吃进嘴里,嘟囔着说准备去“晴天”的家里有点事。

而和苏乐言一堆人有说有笑的“晴天”正巧也回到家中,望着在门口等待的“林意之”,“晴天”先是一惊,而后恢复了得意的神情。

“进来吧,我家没人”“林意之”从“晴天”的背包处掏出钥匙,就准备开门。

“晴天”却一脸冷笑,“什么你的家,这可是我的家,麻烦你现在搞搞清楚。”

“林意之”正准备开口反驳,却又想到了什么,只是埋着头走进家里。

“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意之”说着便抬手愤怒地攥紧了“晴天”的胸口。

“晴天”得意的轻笑,“是我捣的鬼又怎样,以后你就乖乖的在我身体里生活,而你的生活,属于我了哈哈哈哈”

“林意之”听了大惊,看着眼前的“自己”,心中害怕和委屈不断交织,“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林意之”说着便朝“晴天”胸口抓去,顿时衣服的领口便开了个大口子,“晴天”气的不行,转眼却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晴天”的胸口处,赫然生出一片奇怪的花纹,没有特别的颜色,只是黑,出奇的黑,而且还在不断生长着,而此刻的图案就像是一只六角铃铛,明明是图案,可又像活物一样,好像下一秒就会如同真正的铃铛一样摇起来。

“晴天”压下心中的惊讶,一把将“林意之”推倒在地,眼神冷漠的好像眼前的人她从来不认识一样。

“林意之”望着晴天胸口的图案,身体从外至里,连骨髓都感到无比的害怕,而耳边响起的声音像是一把把小锤子,直击“林意之”的心房,她呆呆坐在原地,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脸,心中却已然决定一定得让大家知道真相。

 

“小丑八怪,你昨天没事吧”,沈默还是捯饬着他那一头精致的秀发,只是言语中不免多了几份关心。

而旁边的“林意之”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眼睛却是死死望着前面正和苏乐言打趣的“晴天”。

“小天,吃早餐了!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馄饨!”苏乐言一脸欢快地跑进教室,随后悄悄附在“晴天”耳旁,“嘿,小天,你知道吗!刚才我在楼梯上搬书,碰见了‘林意之’,她很主动的帮我分担一部分,就像你一样。说实话当时还把我吓了一大跳,不过说起来,她好像突然变得不一样了呢。”

“晴天”听完心一惊,手一抖,还没有吹冷的馄饨就这样烫在了嘴唇上,嘴唇立马变得红肿起来。“晴天”顿时怒不可遏,把馄饨从桌上掀了出去,汤几乎全部泼在了苏乐言的脚上,疼的苏乐言直抽抽。“晴天”一把把苏乐言推开,恶狠狠地吼道,“滚——”

苏乐言脸皮再厚也扛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一脸难以置信,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痛,这件事就好像一个极为沉重的秤砣,坠着她的心往下沉。这还是她的好朋友睛天吗?!为何感觉如此陌生?!苏乐言坐在医务室的床上,独自承受着脚上的疼痛。望着医务室的门口,心中所想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苏乐言垂着头,洁净的眼泪砸在地上,染了一地的灰。

苏乐言重拾情绪抬起头,眼前竟是匆匆跑来的“林意之”,手上还拿着消毒液和纱布。“林意之”毫不嫌弃地轻轻抬起苏乐言的脚,脸上尽是焦急之色。头上的汗滴落在地上,像盛开的花苞惹人怜惜。苏乐言虽什么话都没有说,眼底尽是温柔。

日子一天天过去,“晴天”的暴躁易怒与“林意之”的温柔待人毫无保留的在同学眼中呈现出来。苏乐言和“晴天”的关系也不复从前。终于班上的人离“晴天”越来越疏远。而“晴天”也不再得意快乐,每次看到“林意之”和别人有说有笑时,脸上又荡漾起了嫉妒的神情。

林意之走进她与霜初识的那家咖啡馆,屋外天气正暖,应该是营业的好时候,可是店里依然一个人都没有,林意之大声喊着霜的名字,空旷的回音充斥着她的耳朵,林意之越喊越烦,看着眼前的咖啡机就想砸去。

“住手”霜淡淡坐在不远处,林意之心中一惊,那个地方刚刚自己明明看到过,可是为何之前却不见霜的踪影。

“霜……”,林意之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阳光十分璀璨,可霜却披着全黑的狐狸披风,也就像一点也不觉得热。林意之慢慢走过去,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笑着说:“原来只有这样你才会出来啊……”

林意之本来想问霜这些天都跑到哪去了,去咖啡馆找了好几次都不在。林意之猜测霜的身份应该很复杂,毕竟能拥有这么一株草的绝不可能是普通人。可是她现在也没有精力去问这么多,心里想的都是如何开口让霜把身体换回来。

但是霜抚了抚怀里的黑猫,也不坐起来,闭着眼睛轻声道:“不用想了,双生草没有解药,一旦服下,无药可解。”

林意之顿时惊到了,她追问道:“什么意思,让我吃下双生草的时候你可没这么说啊?”

她以为霜只是胡言乱语,但是下一秒,霜的话让林意之心里一沉:“你看看你胸口上的双生草,就在你想要把它扯下来的时候,它已经决定长在你的身上了,想让它离开……”

“你快点说啊”,林意之急了。

“让它对你没兴趣就好咯”霜说完,睁开眼睛,轻声说,“杀了晴天,一个人的游戏自然无趣……”

林意之被她的眼睛吓了一跳,初见霜的时候,明明是黑发黑瞳,但此刻,霜的眼睛却没有了眼白,变得全黑了,而且她呲着牙,林意之才惊恐的发现,霜的犬牙十分锋利,看上去像是要进食的吸血鬼。

林意之吓得屁滚尿流就打算往外跑,还没跑几步,就突然被一股猛力扑倒,她重重摔倒,只觉得脖子被一双干枯的手钳住,心中莫名欲望更甚,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咖啡馆。

回到家,面对空旷的房间,林意之内心极其不安,不由得打开电视,似是想用这种方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林意之频繁的按着换台键,屏幕上正放着郭敬明最新的微电影《AI》,“我做梦都想,可我不会做梦”这句话突然触到了林意之心底,她冷不丁站起来,呆呆地喃喃自语道:“是梦吗……那便活在梦里吧……”

“砰!”

在计划了几天之后,“晴天”悄悄尾随着“她自己”,终于找准了合适的时机将面前的女孩推向公路上疾驰的跑车。

“晴天”心中又喜又怕,身后本想护送林意之回家的沈默看到,攥了攥拳头,也一路向前跑着,一直追到城郊处,突然听到前方有女人轻柔的声音。

那语音带着笑意,却仿佛一条嘶嘶叫的毒蛇一般,带着黏腻和危险的气息:“你想要杀死晴天,然后顺便把身体换回来?太少了……”

“霜,我可以给你钱,房子,钱,我都可以给你!”林意之急匆匆地哀求道。

“不,我要的可不是钱。”那声音声音带着轻慢,“不过够我吃一口罢了,再多的,你可要不到了……”

“啊!你、你……”林意之的声音惶急,如同风箱一般急喘挣扎着,没过多久,就彻底没了声息。

沈默看到了,他巴着树干,悄悄地看着,那满身黑衣服的女人从林意之身体里面掏走了一团青绿色的气息,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那黑衣服女人发出一声舒适的喟叹,苍白的脸色霎时好了许多。

这、这是妖精才会做的事情啊!

沈默吓得面无血色,安静地等待霜的离开。原来这些天发生的奇怪事情竟是因此而起,沈默吓得满头虚汗,但不知何时霜已来到他的面前,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身体止不住颤抖的沈默。

“你好,小朋友,我叫霜,有什么愿望姐姐都可以帮你实现哦~”

城郊的风吹得呼呼作响,但是霜的话却依旧如此清晰的来到了沈默的耳边。沈默心中大惊,却又很快恢复了冷静,他抬头望着面前的女人,怀里的黑猫正慵懒的舔舐着爪子,在女人黑色的连衣裙下,皮毛却依旧显得黑的发亮。看着霜伸出的手,沈默嗫嚅着双唇,缓缓递出自己的小手,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关闭窗口
 
  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双生草

日期:2020-07-20作者:杨鑫

——17国贸一班 杨鑫

当欲望被极度放大,你,会作何选择? 

城郊处发现了一具女尸,深身酸臭,几只蛆虫在其口腔内缓慢地蠕动着,脸上有一道狰狞恐怖的疤,正不断住外喷着发臭的脓汁,一堆苍蝇在头顶盘旋,嗡嗡作响,似是想要掩盖无声的秘密。

“小天啊,你真好,去澳洲旅游给我们每个人都带了礼物。不过我的还是最大最好的,哈哈。”身为晴天的好朋友,苏乐言亲昵地蹭了蹭晴天的脸。

“得了得了,谁不知道你俩关系最好啊,显摆个啥劲啊!”坐在最后一排的沈默一边摆弄他的头发一边调侃。

“好了,给大家发礼物咯。”晴天清了清嗓,教室顿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兴奋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当然,除了林意之。

“走开,我才不要!”一阵不和谐的声音从沈默旁边的林意之口中发出,带着一脸器张的神情,晴天一脸尴尬,但也不恼,只是安静地将那份小礼物放在林意之的桌上。

“切,谁稀罕。”林意之拉开自己的板凳,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声音,像巫婆的尖叫般扰人心烦。林意之用大拇指和食指指尖处夹住那份精致的礼物,就像夹住了什么污秽的东西一样,撇了撇嘴,一下甩进了垃圾桶。

“喂,丑八怪,你器张什么啊!”苏乐言一脸愤怒,似乎马上就要动起手来。站在旁边的睛天小心翼翼地拉扯着苏乐言衣服的边角,想要阻止这场似乎因她而起的矛盾。

此刻的矛盾顿时让该班沸腾成了一锅粥,女生们叽叽喳喳议论起来,直到老师进了教室,她们才恋恋不舍地闭了嘴。

即使刚刚发生了小插曲,但毫不影响同学们都处在一种喜悦的气氛中。当然,也就没有人注意到玻璃窗户上倒映出的那张因嫉妒而逐渐扭曲、变形的脸。

晴天性格又温柔又体贴,深受身边人所欢迎,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不矫揉造作,不伪装,就像一片月光照耀在辽阔的平原上,洁白无瑕,一览无遗。

而林意之其实并不是一个太令人讨厌的人,只是因为小时候因火烧留的一块疤让她整日忧心忡忡。处于青春期本就格外敏感,时常若有若无的对着她的疤瞟一眼于她而言就像是残酷无比的刑罚。

“要是我是她就好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林意之这样想着,“哎!意之意之,无意为之。你的存在,是不是就像是个意外啊!”林意之百无聊赖地踢着石子,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格外狭长,就像遁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轰隆隆”,随着雷声的到来,雨点也不巧地砸了下来。

“妈的,鬼天气!”

林意之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径直跑向了离她最近的一家咖啡厅,拍了拍身上的雨水,林意之抬头向四周看去。人少的可怜,除了她只有一个年轻女人坐在里面,连服务员都不见人影。林意之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大概只有25岁,身穿一件黑色连衣裙,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透亮。怀中抱着一只黑猫,那黑猫正温顺地任由那女人抚摸着。林意之情不自禁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顿时自惭形愧。脸上的疤愈发烫人,像是在无时无刻提醒着她什么。她再次看向那女人,脸上不自觉地荡起嫉妒的神情。

恍惚间,林意之似是看见那女人向她招了招手,便像不可控制般地走了过去。

“小妹妹,你是遇见了什么烦恼吗?”声音说不上很好听,但却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林意之刚刚因下雨带来的焦躁感顿时被抹了个七七八八。

“嗯,陌生人,我……”林意之刚想倾诉却又不免防备般地止住了嘴。

“叫我霜好了”,女人一脸柔和继而说道:“你想让我解决你的烦恼吗?什么都可以,只不过最后,你得让我拿走一样东西作为交换。”

“切,神经病!”林意之一脸不屑。

“为何不试试呢?”语句轻飘飘的,但似乎有一种很强大的吸引力,林意之的心竟开始有些动摇。她轻启嘴唇,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第二天早上,当林意之手上拿着那颗“双生草”时,还是忍不住怀疑。霜的话似乎还萦绕在耳畔——只要两人同时喝下双生草化开的水,灵魂就能交换、不过这株草的确好看,只有两片叶子,但是纹理、形状,颜色各不同,就像是被捆绑在一起的。林意之着得有些出神,隐隐间、似乎听见了婴儿悲怆的哭泣和银铃似的笑声。林意之吓得手一颤、心脏仿佛受到重击一般,猛烈跳动,她赶忙收起了那株双生草。

体育课要上了,班上的人大多都走了。只有林意之一人坐在桌前,脸上微微有些紧张之色却又更像是兴奋。晴天瞧见林意之的丝丝不对劲不免关心地问了一句却又被林意之的一句“关你屁事”弄得讪讪离开。

待班上的人都走光后,林意之赶快拿起那株双生草,分别将两片叶子放进了晴天和自己的水杯中。顿时,双生草在水中飞快的旋转,溶解。水波一圈圈地荡漾开,化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

当林意之看见晴天饮下那杯水时,赶忙拿起水杯,正要喝时,却犹豫了。可看到晴天水杯中即将喝完的水,林意之一闭眼,仰头,喝光了自己的水。晴天,可别怪我,我只是太渴望变成你这种人了。

只是,太渴望。

太,渴望。

……

“老师!老师!晴天晕倒了!”

“咦?林意之怎么昏过去了?”

两阵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很好,看来起作用了。”林意之脸上那流异的笑容定格在晕倒的前一秒钟。

意识朦朦胧胧的,身体宛如经历了抽茧剥丝般的痛苦,脑袋涨得简直要爆炸了。头顶的灯光忽暗忽明,宛如被菟丝花缠住一般,极力想要绽放却又被迫收敛。

“我……这是在哪?”

“小天醒了!”一阵惊喜的声音从苏乐言的口中传来。

努力睁开眼,面前浮现的面孔有些陌生却又熟悉,记忆中似乎是自己的同学?等等,小天?!难道成功了?!忍住极强的不适感,林意之扭头望向旁边病床上躺着的人,可不正是自己嘛!林意之的心噗通噗通狂跳,望了望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再看看簇拥在“自己”身边的人,就算是林意之,也不由得开始厌恶起过去的自己了。不过没关系,现在她可要顶着睛天的皮囊过一辈子了。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打破了病房的宁静,坐在旁边病床上的“林意之”一脸惊恐地看着“晴天”,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然而,晕厥后的疲惫感在这一刻全部涌来,袭击了全身的每个细胞。“林意之”无力地瘫软在床上,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们都出去,我要睡觉了。还有,等会我醒来后买点吃的,饿死了。”开口的自然是“晴天”。

“好,我们都先出去,小天你好好休息。”苏乐言一脸担忧。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晴天”一脸不耐烦,但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给大家道歉,“对不起啊,我现在心情有点不好,难免有些烦躁,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小天,你不说我们也都理解。”苏乐言招呼了大家,便一起小心翼翼地踱着步子走了出去,只留下“晴天”和“林意之”在病房中休息。

“晴天”向四周望了望,然后一个踏步跨到了“林意之”的床上,握住了“林意之”的下巴,一脸开心道:“真有这么神奇哟!嘻嘻,别急嘛,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不知所措,其实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我们两个的灵魂互换了而已。以后嘛,日子就换着过喽!你呀,就好好给我呆在这副躯壳中。你大可以说出去,看看有没有人会相信你这样的一个人!啊哈哈哈哈!”

恶毒的笑声在“林意之”的耳中极速扩大,像来自地狱的魔鬼,那么可怕,令人不寒而栗。”而“林意之”什么也做不了,眼泪划过脸颊,在床单上爆裂开来,如同脸上那一块块丑陋的伤疤。

“好了好了,咱们去吃东西吧,我快饿死了。”“晴天”望着眼前的同学,心中突然像被撞击过一般,一瞬间的喜悦,一瞬间的疼痛如万花筒一般转换交织,失了最初的平静。

“晴天”带着一堆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病房,沈默本想叫林意之一起,望着女孩熟睡的眼脸,最后还是温柔地关了病房门。

“林意之”醒来望着眼前空空的病房,不由得委屈的哭了出来。这一切发生的事情来的如此蹊跷以至于她都不敢想象到发生了什么。然而护士的催促只得让“林意之”尽快离开病房。

眼见天色渐渐黑,“林意之”决定走回去,就是路有点远,两条腿要遭罪。只是她走着走着才发现,比腿还遭罪的是肚子。

闻着路边餐馆里时不时飘出来的阵阵饭菜香,“林意之”本就瘪了的肚子更加的饿了,终于在路过有一个餐馆时再也走不动了,站在门口捂着肚子闻着诱人的饭菜香,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正馋的两眼放绿光时,忽然听见有人背后“嗤嗤”地笑了起来,“林意之”愤怒的转过头去,就看见昏黄的路灯下,背着书包的高挑少年脸上刺眼的笑容。

“林意之”吃完一碗,抬头看见沈默碗里的饭还剩一半,才后知后觉觉得不好意思。

沈默眼皮没抬,却全然看穿了她的心思,夹了块肉放到“林意之”的碗里,说道:“吃饱点,才好有力气继续走回家。不过你是不是回家的方向反了,你这是要去哪啊?”

“林意之”毫不客气将碗里的肉吃进嘴里,嘟囔着说准备去“晴天”的家里有点事。

而和苏乐言一堆人有说有笑的“晴天”正巧也回到家中,望着在门口等待的“林意之”,“晴天”先是一惊,而后恢复了得意的神情。

“进来吧,我家没人”“林意之”从“晴天”的背包处掏出钥匙,就准备开门。

“晴天”却一脸冷笑,“什么你的家,这可是我的家,麻烦你现在搞搞清楚。”

“林意之”正准备开口反驳,却又想到了什么,只是埋着头走进家里。

“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意之”说着便抬手愤怒地攥紧了“晴天”的胸口。

“晴天”得意的轻笑,“是我捣的鬼又怎样,以后你就乖乖的在我身体里生活,而你的生活,属于我了哈哈哈哈”

“林意之”听了大惊,看着眼前的“自己”,心中害怕和委屈不断交织,“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林意之”说着便朝“晴天”胸口抓去,顿时衣服的领口便开了个大口子,“晴天”气的不行,转眼却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晴天”的胸口处,赫然生出一片奇怪的花纹,没有特别的颜色,只是黑,出奇的黑,而且还在不断生长着,而此刻的图案就像是一只六角铃铛,明明是图案,可又像活物一样,好像下一秒就会如同真正的铃铛一样摇起来。

“晴天”压下心中的惊讶,一把将“林意之”推倒在地,眼神冷漠的好像眼前的人她从来不认识一样。

“林意之”望着晴天胸口的图案,身体从外至里,连骨髓都感到无比的害怕,而耳边响起的声音像是一把把小锤子,直击“林意之”的心房,她呆呆坐在原地,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脸,心中却已然决定一定得让大家知道真相。

 

“小丑八怪,你昨天没事吧”,沈默还是捯饬着他那一头精致的秀发,只是言语中不免多了几份关心。

而旁边的“林意之”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眼睛却是死死望着前面正和苏乐言打趣的“晴天”。

“小天,吃早餐了!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馄饨!”苏乐言一脸欢快地跑进教室,随后悄悄附在“晴天”耳旁,“嘿,小天,你知道吗!刚才我在楼梯上搬书,碰见了‘林意之’,她很主动的帮我分担一部分,就像你一样。说实话当时还把我吓了一大跳,不过说起来,她好像突然变得不一样了呢。”

“晴天”听完心一惊,手一抖,还没有吹冷的馄饨就这样烫在了嘴唇上,嘴唇立马变得红肿起来。“晴天”顿时怒不可遏,把馄饨从桌上掀了出去,汤几乎全部泼在了苏乐言的脚上,疼的苏乐言直抽抽。“晴天”一把把苏乐言推开,恶狠狠地吼道,“滚——”

苏乐言脸皮再厚也扛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一脸难以置信,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痛,这件事就好像一个极为沉重的秤砣,坠着她的心往下沉。这还是她的好朋友睛天吗?!为何感觉如此陌生?!苏乐言坐在医务室的床上,独自承受着脚上的疼痛。望着医务室的门口,心中所想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苏乐言垂着头,洁净的眼泪砸在地上,染了一地的灰。

苏乐言重拾情绪抬起头,眼前竟是匆匆跑来的“林意之”,手上还拿着消毒液和纱布。“林意之”毫不嫌弃地轻轻抬起苏乐言的脚,脸上尽是焦急之色。头上的汗滴落在地上,像盛开的花苞惹人怜惜。苏乐言虽什么话都没有说,眼底尽是温柔。

日子一天天过去,“晴天”的暴躁易怒与“林意之”的温柔待人毫无保留的在同学眼中呈现出来。苏乐言和“晴天”的关系也不复从前。终于班上的人离“晴天”越来越疏远。而“晴天”也不再得意快乐,每次看到“林意之”和别人有说有笑时,脸上又荡漾起了嫉妒的神情。

林意之走进她与霜初识的那家咖啡馆,屋外天气正暖,应该是营业的好时候,可是店里依然一个人都没有,林意之大声喊着霜的名字,空旷的回音充斥着她的耳朵,林意之越喊越烦,看着眼前的咖啡机就想砸去。

“住手”霜淡淡坐在不远处,林意之心中一惊,那个地方刚刚自己明明看到过,可是为何之前却不见霜的踪影。

“霜……”,林意之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阳光十分璀璨,可霜却披着全黑的狐狸披风,也就像一点也不觉得热。林意之慢慢走过去,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笑着说:“原来只有这样你才会出来啊……”

林意之本来想问霜这些天都跑到哪去了,去咖啡馆找了好几次都不在。林意之猜测霜的身份应该很复杂,毕竟能拥有这么一株草的绝不可能是普通人。可是她现在也没有精力去问这么多,心里想的都是如何开口让霜把身体换回来。

但是霜抚了抚怀里的黑猫,也不坐起来,闭着眼睛轻声道:“不用想了,双生草没有解药,一旦服下,无药可解。”

林意之顿时惊到了,她追问道:“什么意思,让我吃下双生草的时候你可没这么说啊?”

她以为霜只是胡言乱语,但是下一秒,霜的话让林意之心里一沉:“你看看你胸口上的双生草,就在你想要把它扯下来的时候,它已经决定长在你的身上了,想让它离开……”

“你快点说啊”,林意之急了。

“让它对你没兴趣就好咯”霜说完,睁开眼睛,轻声说,“杀了晴天,一个人的游戏自然无趣……”

林意之被她的眼睛吓了一跳,初见霜的时候,明明是黑发黑瞳,但此刻,霜的眼睛却没有了眼白,变得全黑了,而且她呲着牙,林意之才惊恐的发现,霜的犬牙十分锋利,看上去像是要进食的吸血鬼。

林意之吓得屁滚尿流就打算往外跑,还没跑几步,就突然被一股猛力扑倒,她重重摔倒,只觉得脖子被一双干枯的手钳住,心中莫名欲望更甚,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咖啡馆。

回到家,面对空旷的房间,林意之内心极其不安,不由得打开电视,似是想用这种方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林意之频繁的按着换台键,屏幕上正放着郭敬明最新的微电影《AI》,“我做梦都想,可我不会做梦”这句话突然触到了林意之心底,她冷不丁站起来,呆呆地喃喃自语道:“是梦吗……那便活在梦里吧……”

“砰!”

在计划了几天之后,“晴天”悄悄尾随着“她自己”,终于找准了合适的时机将面前的女孩推向公路上疾驰的跑车。

“晴天”心中又喜又怕,身后本想护送林意之回家的沈默看到,攥了攥拳头,也一路向前跑着,一直追到城郊处,突然听到前方有女人轻柔的声音。

那语音带着笑意,却仿佛一条嘶嘶叫的毒蛇一般,带着黏腻和危险的气息:“你想要杀死晴天,然后顺便把身体换回来?太少了……”

“霜,我可以给你钱,房子,钱,我都可以给你!”林意之急匆匆地哀求道。

“不,我要的可不是钱。”那声音声音带着轻慢,“不过够我吃一口罢了,再多的,你可要不到了……”

“啊!你、你……”林意之的声音惶急,如同风箱一般急喘挣扎着,没过多久,就彻底没了声息。

沈默看到了,他巴着树干,悄悄地看着,那满身黑衣服的女人从林意之身体里面掏走了一团青绿色的气息,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那黑衣服女人发出一声舒适的喟叹,苍白的脸色霎时好了许多。

这、这是妖精才会做的事情啊!

沈默吓得面无血色,安静地等待霜的离开。原来这些天发生的奇怪事情竟是因此而起,沈默吓得满头虚汗,但不知何时霜已来到他的面前,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身体止不住颤抖的沈默。

“你好,小朋友,我叫霜,有什么愿望姐姐都可以帮你实现哦~”

城郊的风吹得呼呼作响,但是霜的话却依旧如此清晰的来到了沈默的耳边。沈默心中大惊,却又很快恢复了冷静,他抬头望着面前的女人,怀里的黑猫正慵懒的舔舐着爪子,在女人黑色的连衣裙下,皮毛却依旧显得黑的发亮。看着霜伸出的手,沈默嗫嚅着双唇,缓缓递出自己的小手,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