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葵&亏
2020-07-13 15:42 杨鑫  审核人:   (点击: )

——17国贸一班 杨鑫

“哎哟,我的小葵花,你又调皮了。”奶奶坐在轮椅,一脸慈爱地望着眼前的小孙女。

 葵花蹦跳着走过去,倚靠在奶奶的轮椅旁:“嘻嘻,奶奶,都说了,葵花已经16岁了哦,不再是小葵花了。”

“好好好,葵花已经长……咳”突然,奶奶削瘦的脸变得异常苍白,一只手死死地抓住轮椅,瘦弱的胳膊脆弱的即将折断,奶奶剧烈地咳嗽起来,身体从外至里,连骨髓都感到无比的疼痛。葵花想上前扶奶奶一把,帮她减轻些痛苦,奶奶却不许她靠近,强挤出一抹笑容,刚想要开口说话,却偏偏又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来……葵花见状,急忙站起身来,手足无措轻轻地抚摸着奶奶的背,又怕弄疼奶奶,葵花眼中含泪,咳嗽声像一把小锤子,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击着葵花的心房。过了半响,咳嗽声才慢慢平息下来,而年逾八十的奶奶早已疲惫不堪,被葵花搀扶到床上便沉沉睡了过去。

一阵风吹来,窗外的向日葵一片片地摇晃起来,刚沐浴过雨水的花瓣,点点亮黄衬着水珠,像是和尚在念着经书的祷文,在为奶奶祈祷。

“咚咚咚”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葵花急忙踮着脚尖跑了过去。门外提着黑箱子的男人刚想开口说话,葵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带着那男人走到了离小屋稍远的地方。

 男人推了推眼镜:“喂,小丫头,我可告诉你啊,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了,你再不卖,等你后悔看你还来不来得及。全村可就你们这一家不明白的人了,四十万啊,足够你奶奶做手术了。”

“可是,奶奶说不能……”

男子出声打断,焦急地说:“老太婆年纪这么大,病拖得越久,手术成功的可能性越小,你到底想不想你奶奶病好啊!”
 葵花想起了刚刚带着血丝的痰和奶奶痛苦的面孔,内心极其挣扎,脚趾在不安分地动着。这种情绪就像菟丝花一样缠住了葵花的身体,她恨不得扔下这一切。

 就像是俄罗斯卡盘,你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但是总觉得如果选错,恐怕就无法回到来时的路了。“奶奶”,葵花鼻腔突然酸胀起来,低声轻喊了一句,音量不大,仿佛是喊给自己听的。良久,葵花以极慢的速度吐出一个字:“好”!

“哎呀!这就对了。喏,拿去,这是二十万。”男人将手中的箱子递了过去,喜咪咪地哼着小曲转身离开了。

 葵花愣在原地,接过那似有千斤重的小箱子,压抑就像夏日暴雨的前夕,让人胸口闷得抬不起头来。葵花忍不住抱着膝盖蹲了下来,洁净的眼泪砸在地上,染了一地的灰。

 葵花用力吸了吸酸胀的鼻子,收拾好心情,打开门,奶奶已经醒来。葵花靠在床边,看着奶奶虚弱的身体,瞬间哭喊出声,但还是降低了音量,“奶奶,对不起,我把房子卖了。”奶奶身躯一震,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向日葵。

 北京的深秋,天空湛蓝高远,几只黑色的大喜鹊时不时飞过来在掉光的枝桠上停驻。五年后的小葵花抱着奶奶的骨灰,带着奶奶的遗言,回到了曾经的小村。望着眼前的空地,向日葵地已不复存在。小葵花在曾经的向日葵地徘徊,耳边奶奶慈爱的声音一如往昔,就仿佛是过去奶奶知道葵花给她卖房治病时宠溺的声音,满怀着底蕴,又有着一丝丝的无奈。跃动的阳光洒在葵花走过的土地上,如同往事的薄雾泛起,记忆的初雪堆砌。葵花想起以前躲在向日葵的花田里害奶奶找了一下午,想起以前自己对向日葵诉说心事,想起以前等待向日葵成熟时焦急的心情,葵花心里怅然所失,失声痛哭起来。

 哭着哭着,似有什么东西闪过眼角,葵花跑过去,蹲下来,眼前——一株小小的,金黄的向日葵,正摇曳着身躯,闪闪发亮。

关闭窗口
 
  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葵&亏

日期:2020-07-13作者:杨鑫

——17国贸一班 杨鑫

“哎哟,我的小葵花,你又调皮了。”奶奶坐在轮椅,一脸慈爱地望着眼前的小孙女。

 葵花蹦跳着走过去,倚靠在奶奶的轮椅旁:“嘻嘻,奶奶,都说了,葵花已经16岁了哦,不再是小葵花了。”

“好好好,葵花已经长……咳”突然,奶奶削瘦的脸变得异常苍白,一只手死死地抓住轮椅,瘦弱的胳膊脆弱的即将折断,奶奶剧烈地咳嗽起来,身体从外至里,连骨髓都感到无比的疼痛。葵花想上前扶奶奶一把,帮她减轻些痛苦,奶奶却不许她靠近,强挤出一抹笑容,刚想要开口说话,却偏偏又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来……葵花见状,急忙站起身来,手足无措轻轻地抚摸着奶奶的背,又怕弄疼奶奶,葵花眼中含泪,咳嗽声像一把小锤子,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击着葵花的心房。过了半响,咳嗽声才慢慢平息下来,而年逾八十的奶奶早已疲惫不堪,被葵花搀扶到床上便沉沉睡了过去。

一阵风吹来,窗外的向日葵一片片地摇晃起来,刚沐浴过雨水的花瓣,点点亮黄衬着水珠,像是和尚在念着经书的祷文,在为奶奶祈祷。

“咚咚咚”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葵花急忙踮着脚尖跑了过去。门外提着黑箱子的男人刚想开口说话,葵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带着那男人走到了离小屋稍远的地方。

 男人推了推眼镜:“喂,小丫头,我可告诉你啊,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了,你再不卖,等你后悔看你还来不来得及。全村可就你们这一家不明白的人了,四十万啊,足够你奶奶做手术了。”

“可是,奶奶说不能……”

男子出声打断,焦急地说:“老太婆年纪这么大,病拖得越久,手术成功的可能性越小,你到底想不想你奶奶病好啊!”
 葵花想起了刚刚带着血丝的痰和奶奶痛苦的面孔,内心极其挣扎,脚趾在不安分地动着。这种情绪就像菟丝花一样缠住了葵花的身体,她恨不得扔下这一切。

 就像是俄罗斯卡盘,你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但是总觉得如果选错,恐怕就无法回到来时的路了。“奶奶”,葵花鼻腔突然酸胀起来,低声轻喊了一句,音量不大,仿佛是喊给自己听的。良久,葵花以极慢的速度吐出一个字:“好”!

“哎呀!这就对了。喏,拿去,这是二十万。”男人将手中的箱子递了过去,喜咪咪地哼着小曲转身离开了。

 葵花愣在原地,接过那似有千斤重的小箱子,压抑就像夏日暴雨的前夕,让人胸口闷得抬不起头来。葵花忍不住抱着膝盖蹲了下来,洁净的眼泪砸在地上,染了一地的灰。

 葵花用力吸了吸酸胀的鼻子,收拾好心情,打开门,奶奶已经醒来。葵花靠在床边,看着奶奶虚弱的身体,瞬间哭喊出声,但还是降低了音量,“奶奶,对不起,我把房子卖了。”奶奶身躯一震,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向日葵。

 北京的深秋,天空湛蓝高远,几只黑色的大喜鹊时不时飞过来在掉光的枝桠上停驻。五年后的小葵花抱着奶奶的骨灰,带着奶奶的遗言,回到了曾经的小村。望着眼前的空地,向日葵地已不复存在。小葵花在曾经的向日葵地徘徊,耳边奶奶慈爱的声音一如往昔,就仿佛是过去奶奶知道葵花给她卖房治病时宠溺的声音,满怀着底蕴,又有着一丝丝的无奈。跃动的阳光洒在葵花走过的土地上,如同往事的薄雾泛起,记忆的初雪堆砌。葵花想起以前躲在向日葵的花田里害奶奶找了一下午,想起以前自己对向日葵诉说心事,想起以前等待向日葵成熟时焦急的心情,葵花心里怅然所失,失声痛哭起来。

 哭着哭着,似有什么东西闪过眼角,葵花跑过去,蹲下来,眼前——一株小小的,金黄的向日葵,正摇曳着身躯,闪闪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