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乐意
2020-07-06 14:38 熊瑶  审核人:   (点击: )

——18工商管理 熊瑶

“哐当”随着手中的玻璃杯坠落到地上,乐意下意识去捡却忘了自己没有撑住拐棍,头便直接撞到了客厅桌角。

乐意是县里一中的一名高三生,升高三的那个暑假绿灯过马路的他被一辆酒驾的小车撞成了髌骨粉碎性骨折,再加上老天临时起意的瓢泼大雨导致病毒性感染。要入学高三的他在家里延缓了两个月,明天是他回班里的第一天。

闻声赶来的妈妈扶起乐意到沙发上坐着:“你别一老当自己是个活动方便的好人,给你买的拐杖是我用来当摆设的?”妈妈说着便把双拐放到乐意旁边,接着拿起扫帚扫掉玻璃渣。乐意没说话,看着桌上崭新的教材觉得有些害怕明天。

“该死!”本来想安静混进教室的乐意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有多可笑,拐杖与地面清晰干脆的碰撞出“咚、咚”的声音,直锤心底,全班同学早就对教室门口行注目礼看着走进教室的“陌生同学”的一举一动。“这齐刷刷的阵容糟糕透顶。”乐意一边想一边走向座位表标明属于他的、那个空着的桌子,就在讲台旁边。

第一天返校的课程乐意什么也听不懂,也就相当于自己找了个自学的地方,如果趴在桌子上装作若无其事的休息的话也还能够偷听到同学们对自己的议论,什么倒霉啦、奇怪啦、伤残啦,听得多了倒也就不放在心里面了。

由于还有手术再加上其他的复建治疗便大大小小的有好几回,另外各种镇痛,奇奇怪怪叫不上名字的药物,乐意也是隔三岔五就去不了学校。有时候在教室里的他不知不觉因为药物的作用那么就不明就里的睡着了。本来就算不上是聪明的学生,现在一落千丈的成绩,乐意也是明显感受到了老师看着他时眼里的光逐渐黯了下去,自己看了看桌边靠着的拐杖也越发无神呆滞。

可能是因为这个学校上一届出了一个文科状元,在距离高考120天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个记者,在教学楼的走廊采访着这些即将过“独木桥”的孩子,呱噪的记者不经意看到了拄着拐杖上厕所回教室的乐意,便敏锐的嗅到了类似身残志坚的味道,忙问:“为什么在身体抱恙的情况还坚持来学校。”看着眼前这个期待得到什么感人回答的人,乐意想到去年的自己倒在马路上,四周都是血时,赶来得最快的倒不是救命的120,而是一堆拿着相机拍照的记者们以及支着手机的围观群众,他们似乎都是一个模子。乐意回了回神,拿过话筒说:“因为在学校里是系统有节奏的备考方案,我能够感受到这种家里没有的学习氛围,更重要的是,老师、同学们总会给予我力所能及的帮助,我觉得我很幸运。”话筒递回去,回到教室。

后来啊,一切故事都随着那个夏天短暂的结束,由于成绩不好,乐意去了一所中专,原以为要一直拖泥带水的腿也开始能够正常活动,于是乐意一家随着他去了就读的小城,拥挤但有人味。

“乐意的故事就这样了。”现实中的乐安撂下了笔,滚动轮子,轮椅载着自己到了卧室的桌前,正对窗户。“今天,是个晴天呢。”顺手,咽了几颗氟西汀下去。

常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其实,之所以高于是因为生活虽有阳光但过分难过。

关闭窗口
 
  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乐意

日期:2020-07-06作者:熊瑶

——18工商管理 熊瑶

“哐当”随着手中的玻璃杯坠落到地上,乐意下意识去捡却忘了自己没有撑住拐棍,头便直接撞到了客厅桌角。

乐意是县里一中的一名高三生,升高三的那个暑假绿灯过马路的他被一辆酒驾的小车撞成了髌骨粉碎性骨折,再加上老天临时起意的瓢泼大雨导致病毒性感染。要入学高三的他在家里延缓了两个月,明天是他回班里的第一天。

闻声赶来的妈妈扶起乐意到沙发上坐着:“你别一老当自己是个活动方便的好人,给你买的拐杖是我用来当摆设的?”妈妈说着便把双拐放到乐意旁边,接着拿起扫帚扫掉玻璃渣。乐意没说话,看着桌上崭新的教材觉得有些害怕明天。

“该死!”本来想安静混进教室的乐意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有多可笑,拐杖与地面清晰干脆的碰撞出“咚、咚”的声音,直锤心底,全班同学早就对教室门口行注目礼看着走进教室的“陌生同学”的一举一动。“这齐刷刷的阵容糟糕透顶。”乐意一边想一边走向座位表标明属于他的、那个空着的桌子,就在讲台旁边。

第一天返校的课程乐意什么也听不懂,也就相当于自己找了个自学的地方,如果趴在桌子上装作若无其事的休息的话也还能够偷听到同学们对自己的议论,什么倒霉啦、奇怪啦、伤残啦,听得多了倒也就不放在心里面了。

由于还有手术再加上其他的复建治疗便大大小小的有好几回,另外各种镇痛,奇奇怪怪叫不上名字的药物,乐意也是隔三岔五就去不了学校。有时候在教室里的他不知不觉因为药物的作用那么就不明就里的睡着了。本来就算不上是聪明的学生,现在一落千丈的成绩,乐意也是明显感受到了老师看着他时眼里的光逐渐黯了下去,自己看了看桌边靠着的拐杖也越发无神呆滞。

可能是因为这个学校上一届出了一个文科状元,在距离高考120天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个记者,在教学楼的走廊采访着这些即将过“独木桥”的孩子,呱噪的记者不经意看到了拄着拐杖上厕所回教室的乐意,便敏锐的嗅到了类似身残志坚的味道,忙问:“为什么在身体抱恙的情况还坚持来学校。”看着眼前这个期待得到什么感人回答的人,乐意想到去年的自己倒在马路上,四周都是血时,赶来得最快的倒不是救命的120,而是一堆拿着相机拍照的记者们以及支着手机的围观群众,他们似乎都是一个模子。乐意回了回神,拿过话筒说:“因为在学校里是系统有节奏的备考方案,我能够感受到这种家里没有的学习氛围,更重要的是,老师、同学们总会给予我力所能及的帮助,我觉得我很幸运。”话筒递回去,回到教室。

后来啊,一切故事都随着那个夏天短暂的结束,由于成绩不好,乐意去了一所中专,原以为要一直拖泥带水的腿也开始能够正常活动,于是乐意一家随着他去了就读的小城,拥挤但有人味。

“乐意的故事就这样了。”现实中的乐安撂下了笔,滚动轮子,轮椅载着自己到了卧室的桌前,正对窗户。“今天,是个晴天呢。”顺手,咽了几颗氟西汀下去。

常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其实,之所以高于是因为生活虽有阳光但过分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