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寂静的春天
2020-06-22 15:40 李昌杰  审核人:   (点击: )

——19国贸 李昌杰

春日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病房里,白色的房间在金色阳光的沐浴中圣洁无比。弥漫在空气中的消毒水味被太阳的气息冲得极淡,鲜花的芳香开始悄悄散逸,芬芳了整个房间。

蕾切尔·卡逊勉力倚在病床上,她浅笑着,翻开最新印刷出版的《寂静的春天》。虽然这本书让她倍受世人侮辱,可她坚信这本书永存的价值终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显露。

人类长期以来所进行的浮士德式交易——牺牲长期利益,获得短期回报的弊端已经日益显露:DDT的使用使一条又一条生命盎然的河流消失,土壤的强大生产力也在日益衰退。昆虫的销声匿迹令人们开始惊慌失措、产生幻觉,甚至是健忘与狂躁。人类总在坚持使用那些会摧毁我们神经系统的化学药物,我们从生命的最初便开始进行吸收这些有毒物质,并从此将这份重担永远传承。

卡逊渐渐地感到疲累,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允许她多思多想。她把书放在枕边,清明的双眸与屋外树枝上的一对知更鸟恰好相视。瞧——那对知更鸟胸部的橙色羽毛是多么华丽,它们的鸣叫声竟是如此的婉转动听。人类竟然能默认对活生生的生命施予这样残忍的手段,我们中又有谁未曾降低自己的人格?就地球的全部发展而言,生命对自然的改造效果一直都是极其微小的,仅是人类出现后,生命对大自然的影响力才渐渐增大。人类妄想控制自然,以为自然为人类而存在,结果在控制自然的最后铩羽而归。

卡逊想到,若是改变此种现状,人类就必须改变他们的处世哲学,摒弃人类优于其他物种的观念,并承认自然控制生物种群会比我们自己控制要更加合理。她从不畏惧那些来自工业资本家们的攻击,在她向人们阐述工业化与科技化社会对自然界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行为时,她就想到她可能会受到自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以来更没道德、更使人痛苦的攻击。她被工业资本家们嘲笑为无知的、歇斯底里的女人,讽刺她要把地球交给昆虫。但她也不会对这些谩骂声充耳不闻,正如她自己曾经说过:“如果我保持沉默,我就不会安宁。”

卡逊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疼痛再次蔓延全身,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她仿佛看到越来越多的知更鸟飞来,森林萌发了绿意,成千上万的人们聚集过来等待聆听知更鸟在黎明时合唱的第一支曲子。

她深信着,《寂静的春天》不会一直承受着骂名,时间会把它的价值放大,乃至永恒,届时即使她已不在人世,但她留下的声音会惊醒她的国家甚至世界,引发一场世界范围的环保运动。

关闭窗口
 
  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寂静的春天

日期:2020-06-22作者:李昌杰

——19国贸 李昌杰

春日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病房里,白色的房间在金色阳光的沐浴中圣洁无比。弥漫在空气中的消毒水味被太阳的气息冲得极淡,鲜花的芳香开始悄悄散逸,芬芳了整个房间。

蕾切尔·卡逊勉力倚在病床上,她浅笑着,翻开最新印刷出版的《寂静的春天》。虽然这本书让她倍受世人侮辱,可她坚信这本书永存的价值终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显露。

人类长期以来所进行的浮士德式交易——牺牲长期利益,获得短期回报的弊端已经日益显露:DDT的使用使一条又一条生命盎然的河流消失,土壤的强大生产力也在日益衰退。昆虫的销声匿迹令人们开始惊慌失措、产生幻觉,甚至是健忘与狂躁。人类总在坚持使用那些会摧毁我们神经系统的化学药物,我们从生命的最初便开始进行吸收这些有毒物质,并从此将这份重担永远传承。

卡逊渐渐地感到疲累,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允许她多思多想。她把书放在枕边,清明的双眸与屋外树枝上的一对知更鸟恰好相视。瞧——那对知更鸟胸部的橙色羽毛是多么华丽,它们的鸣叫声竟是如此的婉转动听。人类竟然能默认对活生生的生命施予这样残忍的手段,我们中又有谁未曾降低自己的人格?就地球的全部发展而言,生命对自然的改造效果一直都是极其微小的,仅是人类出现后,生命对大自然的影响力才渐渐增大。人类妄想控制自然,以为自然为人类而存在,结果在控制自然的最后铩羽而归。

卡逊想到,若是改变此种现状,人类就必须改变他们的处世哲学,摒弃人类优于其他物种的观念,并承认自然控制生物种群会比我们自己控制要更加合理。她从不畏惧那些来自工业资本家们的攻击,在她向人们阐述工业化与科技化社会对自然界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行为时,她就想到她可能会受到自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以来更没道德、更使人痛苦的攻击。她被工业资本家们嘲笑为无知的、歇斯底里的女人,讽刺她要把地球交给昆虫。但她也不会对这些谩骂声充耳不闻,正如她自己曾经说过:“如果我保持沉默,我就不会安宁。”

卡逊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疼痛再次蔓延全身,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她仿佛看到越来越多的知更鸟飞来,森林萌发了绿意,成千上万的人们聚集过来等待聆听知更鸟在黎明时合唱的第一支曲子。

她深信着,《寂静的春天》不会一直承受着骂名,时间会把它的价值放大,乃至永恒,届时即使她已不在人世,但她留下的声音会惊醒她的国家甚至世界,引发一场世界范围的环保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