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管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孤独,生命迷人的美
2020-06-15 09:29 李昌杰  审核人:   (点击: )

——19国贸李昌杰

狄金森拉开帘子,明媚的阳光径直地射进女诗人的闺房,原本的昏暗顷刻间烟消云散。她打开窗户,清冷的风吹散了她心中连日以来的阴霾。旅鸫立在女贞枝头浅吟低唱。狄金森托着下巴,双眸减水,她静静地凝视着绿草如茵的庭院,还有那一丛丛零星散落的紫罗兰,她的脸上漾起浅浅的笑容。

她真的孤独吗?天空中亿万颗隐去身迹的星星,地上亿兆棵随风律动的小草,她真的一刻也未曾孤独。何况孤独本就是生命的常态,只是因为生命总会在某个地方与其他生命相遇,所以人们才会短暂的忘记自身孤独的现实。

微风拂过狄金森的面庞,揉合了紫罗兰淡淡的芳香。她想到,孤独的美从来都是丰盈端庄的,她郑重自持,如同一种秩序,一种道理。瞧——那迎日绽放的紫罗兰,紫色的花瓣在阳光下如同晶莹剔透的晶石,幽幽地释放紫芒。蜂蝶是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的,它们像是喝多酒的醉汉,醉倒在了那紫色的花瓣上。风景如此美妙,是孤独,让我与它邂逅。

记得多年前的那次费城之旅。那时剧院里人山人海,身旁的人们都笑逐颜开,然而对自己来说,无论舞台上的表演多么精彩,剧情是多么跌宕起伏,演员的演技是多么惟妙惟肖,这都无法引起她的兴趣。兴高采烈的人因为空虚的心灵而欢愉,欢聚的人也许才是最孤独的存在。

风吹动帘子发出声响,女诗人脸上的笑容突然黯淡了许多。她的眼神有些失落,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再看到这紫罗兰盛开几次,名为死神的绅士已经给她发来数次请柬,她已经安然欢度了五十六个岁月,明明是该满足了,可是她的内心仍旧在贪恋着那永恒不朽的生命。

风从远方的山丘欢腾而来,掠过草地,小巧的紫罗兰随风摇曳着身姿。风中的凉意已经褪去,和煦的风中满是太阳的味道。狄金森的心渐渐释怀。她想到即使岁月对她的生命与面容施予残酷的暴行,但冷漠的时光却无法掩盖她的热情,吞噬她的纯真,收回她的童趣。死亡是每个人通往永恒的必经之路,就像出生、成年、衰老一样,都需要人们的坦然接受。

阳光倾洒在庭院里,青翠欲滴的小草和紫意盎然的紫罗兰都被镀上一层金边。女贞枝上的旅鸫歌声嘹亮,温暖充盈了女诗人的卧房。狄金森的脸上重又洋溢起笑容,尽管风吹乱了她额前的发丝。

关闭窗口
 
  湖北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孤独,生命迷人的美

日期:2020-06-15作者:李昌杰

——19国贸李昌杰

狄金森拉开帘子,明媚的阳光径直地射进女诗人的闺房,原本的昏暗顷刻间烟消云散。她打开窗户,清冷的风吹散了她心中连日以来的阴霾。旅鸫立在女贞枝头浅吟低唱。狄金森托着下巴,双眸减水,她静静地凝视着绿草如茵的庭院,还有那一丛丛零星散落的紫罗兰,她的脸上漾起浅浅的笑容。

她真的孤独吗?天空中亿万颗隐去身迹的星星,地上亿兆棵随风律动的小草,她真的一刻也未曾孤独。何况孤独本就是生命的常态,只是因为生命总会在某个地方与其他生命相遇,所以人们才会短暂的忘记自身孤独的现实。

微风拂过狄金森的面庞,揉合了紫罗兰淡淡的芳香。她想到,孤独的美从来都是丰盈端庄的,她郑重自持,如同一种秩序,一种道理。瞧——那迎日绽放的紫罗兰,紫色的花瓣在阳光下如同晶莹剔透的晶石,幽幽地释放紫芒。蜂蝶是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的,它们像是喝多酒的醉汉,醉倒在了那紫色的花瓣上。风景如此美妙,是孤独,让我与它邂逅。

记得多年前的那次费城之旅。那时剧院里人山人海,身旁的人们都笑逐颜开,然而对自己来说,无论舞台上的表演多么精彩,剧情是多么跌宕起伏,演员的演技是多么惟妙惟肖,这都无法引起她的兴趣。兴高采烈的人因为空虚的心灵而欢愉,欢聚的人也许才是最孤独的存在。

风吹动帘子发出声响,女诗人脸上的笑容突然黯淡了许多。她的眼神有些失落,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再看到这紫罗兰盛开几次,名为死神的绅士已经给她发来数次请柬,她已经安然欢度了五十六个岁月,明明是该满足了,可是她的内心仍旧在贪恋着那永恒不朽的生命。

风从远方的山丘欢腾而来,掠过草地,小巧的紫罗兰随风摇曳着身姿。风中的凉意已经褪去,和煦的风中满是太阳的味道。狄金森的心渐渐释怀。她想到即使岁月对她的生命与面容施予残酷的暴行,但冷漠的时光却无法掩盖她的热情,吞噬她的纯真,收回她的童趣。死亡是每个人通往永恒的必经之路,就像出生、成年、衰老一样,都需要人们的坦然接受。

阳光倾洒在庭院里,青翠欲滴的小草和紫意盎然的紫罗兰都被镀上一层金边。女贞枝上的旅鸫歌声嘹亮,温暖充盈了女诗人的卧房。狄金森的脸上重又洋溢起笑容,尽管风吹乱了她额前的发丝。